2013年4月23日,168名國會議員參拜了正在舉行春季例行大祭的靖國神社,這是國會議員單次參拜人數最多的一次。  東方IC供圖
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參拜靖國神社。  (資料片)
  決戰在“春祭”
  日本右翼政客一年四季“拜鬼”各懷鬼胎
  4月21日起,日本靖國神社將舉辦新一年的春祭大典,此次祭祀時間上碰巧與奧巴馬訪日重合,因而日本右翼此番到底會鬧出多大動靜尤為引人註意。其實,作為賺取民意的票倉和與鄰國爭衡的“勝負手”,靖國神社一年中只在四個時間點上真正受人關註,而這四場鬧劇中,又數“春祭大典”最為熱鬧。其中的原因何在?
  本報記者 王昱
  靖國神社“四季歌”
  長久以來,我們對靖國神社這個詞彙既熟悉而又陌生,多數時候,我們與日本圍繞靖國神社的博弈是被動的——那邊一有政客參拜,這邊立刻響起抗議之聲,日本右翼與中國輿論之關係宛如指揮家與樂隊。
  事實上,日本右翼政客圍繞靖國神社的活動有著非常明顯的規律。對於這些職業政治家來說,綜合考慮各種成本、風險和收益,一年中最有可能參拜的時間其實只有四個:歲尾年初的新年祭、8月15日終戰紀念日、4月的春祭大典和10月的秋祭大典。
  這四個時間節點剛好均勻地分佈在日本的一年四季當中,可謂參拜靖國神社的“四時”。有趣的是,宛如春夏秋冬氣候不同一樣,四場祭拜在意義上也有著微妙的差別。對於日本政客來說,具體選擇哪一個時間前去靖國神社露面,這裡面大有講究。
  選在新年前後參拜其實是最為低調的。日本人從頭一年的聖誕節開始一般都要放年假,新年期間各自忙自己的事情,此時有政客參拜靖國神社,很難引起註意。所以,政客只有在既不敢去卻又不得不去時才會參拜,“應付差事”的意圖十分明顯。去年安倍晉三在12月26日的參拜就屬此例。
  如果說新年參拜是“冬日里的低調”,選在盛夏的8月15日參拜就是最為高調的行為。作為終戰紀念日,此時踏入靖國神社,為歷史翻案的意圖太過明顯,所以只有鐵了心要一條路走到黑的右翼分子才會在此時去參拜。比如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參拜經常選擇這一時間,堪稱日本近年來最為狂妄也最“敢作敢當”的右翼首相。
  與新年和“8·15”的冷熱分明相比,靖國神社的春祭和秋祭顯得不瘟不火,不過兩者也有區別。由於日本各種選舉一般都在夏季舉行,日本右翼政客參拜靖國神社的最大目的就是能藉此抓住右翼民眾的票倉,所以在選舉已塵埃落定的10月秋季大典前往靖國神社,被公認為既“不咸不淡”又沒有油水可撈。不過,也有些政客正是看中了這一點,刻意選擇在此時來“燒冷竈”,以彰顯自己“純潔”的參拜動機,收穫右翼選民的“感動”。這方面最典型的例子,當數副首相麻生太郎,去年此公就選在秋季大典時參拜靖國神社,冷清的大殿前留下了他孤獨的“拜鬼”身影。
  冬天去太低調、夏天去太敏感、秋天去沒油水,春祭大典自然成為日本政客參拜靖國神社最佳的時間點。事實上,歷年春祭時,靖國神社都會迎來政治界人士集體參拜的“高峰”。去年4月23日,正是在春祭大典期間,日本168名議員集體參拜靖國神社,刷新了1989年以來集體參拜的人數紀錄。這一事件除了反映了日本右翼的猖狂,最主要的誘因還是當年日本參議院要進行換屆選舉,自民黨急於借參拜翻盤,這才顧不得吃相。
  打蛇當打七寸
  正因“春祭大典”期間日本右翼政客參拜靖國神社的活動往往最為猖狂,所以相關國家圍繞這一時間點的外交攻防尤其多。比如此次奧巴馬訪日,就有日本媒體分析認為,其選擇的時間是有意的——美方刻意選擇讓奧巴馬23日晚間抵達日本,而“春祭大典”正好在當天結束。這個“巧合”殊堪玩味,奧巴馬看來似乎是想先看看上次的“失望”表態是否對日本起到了敲打之用,而後再決定與安倍會談時的臉色。也許正是看出了美方的這層用意,安倍才不得不提前表態,稱今年“春祭大典”將不再參拜。
  類似的外交攻防戰術中國也曾採用過。據日本媒體報道,2004年,由於當時的日本首相小泉純一郎屢屢參拜靖國神社,中日兩國陷入了“政冷經熱”的狀態。為了制約小泉政治的“暴走”,中方確立了以首腦峰會來牽制日方的應對方針:不僅要取消小泉訪華和時任總理溫家寶訪日,連在第三國召開的國際會議場合與小泉的會談也要重新納入考量。
  這一方針通過當時新任中國駐日大使王毅告知日方後,頓時令小泉政府陣腳大亂。時任日外務省事務次官的竹內行夫不得不緊急約見王毅,提出小泉將“不明言明年也將參拜,表明將切實處理靖國神社問題”等一系列讓步。
  王毅現場筆記,並火速通過唐家璇向正在聖地亞哥出席APCE峰會的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彙報,胡錦濤當即下了“同意並當面要求中止參拜”的決斷。2004年11月22日晚,胡錦濤會見小泉,徑直提出靖國神社問題,強調“明年是反法西斯戰爭勝利60周年這一敏感之年”,敦促日方自製。在首腦會談結束後,小泉與同行的日本記者懇談,在被問及來年有無參拜靖國神社的打算時,小泉一改往日的“硬派”,無奈地回答:“無可奉告。”於是,2005年在雅加達舉行的亞非首腦峰會上,中日雙方首腦再次實現了會談,耐人尋味的是,那次會談的時間,同樣選在了4月23日。迫於即將與中方領導人會面的壓力,小泉不得不暫停了上任以來一直持續的“春祭參拜”,還於22日在雅加達發表演講,表示日本將深刻反省罪責。
  從日本政客對春祭“拜鬼”的“情有獨鐘”,到中日之間圍繞靖國神社“春祭大典”鮮為人知的外交攻防戰,與我們普通人的印象不同,日本右翼在參拜靖國神社的問題上,有著顯而易見的意圖、節奏和命門。讀懂他們的意圖、打亂他們的節奏、抓住他們的命門,潛藏在靖國神社中的鬼魂,並不是不可降伏的。
(編輯:SN064)
創作者介紹

西裝外套

zl94zlpri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