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軍方宣佈解散上議院,接管立法權
  此舉發出明確信號:軍方將決定是否指派過渡政府總理或指派誰來擔任過渡總理
  泰國政變集團24日晚間宣佈解散國會上議院,接管立法權。
  同一天,一些反政變活動出現,政變兩天來“和平”的局面開始傳出不同聲音。
  繼接管政府功能後又接管立法權
  政變集團24日在電視臺發表聲明,宣佈“上議院已被解散。須由國會批准或上議院批准的所有法律事項將變更為,須由全國維持和平秩序委員會領導人巴育批准”。
  至此,政變集團繼接管政府功能後又接管立法權。
  泰國國會由上議院和下議院組成,500議席的下議院已被英拉政府於去年底解散。上議院總計150議席,其中一半通過選舉產生,一半由王室等指派。
  解散上議院這一舉動意義重大。自政變以來,一些人、特別是反他信集團的人指望軍政府通過上議院來指派一名總理,而後進入過渡政府狀態。由於反他信集團的“黃派”與不少上議員交好,支持他信集團的“紅派”擔心,上議院指派總理將對“紅派”不利。
  軍政府解散上議院,明確給出的信號是,軍方將決定是否指派過渡政府總理或指派誰來擔任過渡總理。
  在2006年軍事政變後,時任陸軍司令頌提指派了樞密院大臣素拉育·朱拉暖出任過渡總理。樞密院是國王的顧問班子,而素拉育是泰國前陸軍司令,是頌提的軍事導師。因此,素拉育普遍被認為是“有軍方背景的民事總理”。
  多個重要部門的負責人被解除職務
  巴育同一天對一些部門“開刀”,調整人事。多個重要部門的負責人被解除職務,或被調任“非活躍職務”。此舉被泰國媒體認為是政變軍方鞏固權力之舉。
  此前被巴育任命為政變班子顧問的國家警察總監阿敦被調任總理辦公室顧問,副警察總監瓦差拉蓬暫任代理國家警察總監。
  泰國國家特別調查廳廳長達里·彭迪和國防部常務秘書長(次長)尼帕·通叻也被調離,兩人被認為是前總理他信的鐵桿支持者。他倆的職務分別由另一名副國家警察總監和國防部副常務秘書長暫時代理。
  《曼谷郵報》分析,巴育此舉意在“凈化”身邊人員,強化軍政府權力,鞏固政變成果。
  追加“傳喚”35名政客到當局報到
  政變集團24日追加“傳喚”35名政客和政治活動人士到當局報到。至此,政變後,已有190人被軍方“傳喚”,其中100多人在報到後被軍方控制,包括前總理英拉·西那瓦、被政變推翻的看守總理尼瓦探隆等。
  對此,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納瓦妮瑟姆·皮萊表示“非常令人不安”,敦促泰國軍方立即釋放這些“被拘押的高級政治家和民事人員”。
  此外,泰國媒體報道,在軍方發動政變當天,一些集會者也被軍方扣押,至今無法聯繫。《民族報》報道,帕瑤·阿卡當天前往陸軍司令部,詢問他兒子的下落,但軍方沒有給出答覆。
  帕瑤的女兒是一名醫護人員,在2010年軍方清場“紅衫軍”集會事件中遇難。她的兒子本月22日參加了“紅衫軍”在曼谷郊外的集會,但被軍方帶走。帕瑤說,她的兒子不是“紅衫軍”領導人,只是一名普通的集會者。
  帕瑤打算向刑事法院提起訴訟,對政變軍人提起指控,要求保護普通集會者。
  軍方稱給英拉“思考時間”,最長扣留一星期
  泰國陸軍副發言人文泰·蘇瓦里24日說,英拉等人受到良好對待,軍方扣留他們的目的在於就國內衝突達成政治和解。軍方可能扣留英拉等人最長一個星期,讓他們“思考”。
  “這是為了讓卷入衝突的所有人冷靜下來,有時間思考,”文泰說,“我們無意限制他們的自由。”
  軍方沒有透露英拉等人的扣留地點。不過,英拉的一名助手說:“她現在在一處安全的地方……她沒有被關押在軍營里,我現在能說的就這麼多了。”
  至於英拉行動是否受到限制,這名助手未能說明。
  禁令之下,民眾示威,媒體上書
  儘管軍方在政變後實施的軍事管製法和宵禁明確禁止5人及5人以上集會活動,但24日這天,大約200人聚集在曼谷市中心的多功能電影院門前,舉行反政變示威。
  這些人身穿黑色上衣,手舉標語,高呼口號。一些標語建議軍人不要干涉政治,“閉上眼也許能看見更多”。
  另外,軍方23日夜間突襲中部孔敬府一處公寓,逮捕21人,據稱繳獲一些手榴彈和煤氣罐。軍方一名發言人說,這夥人受“紅衫軍”指使,試圖製造暴力事件。
  24日下午,政變集團通過電視聲明下令所有媒體負責人立即向軍方報到,媒體反應強烈。
  幾小時前,泰國記者協會、泰國廣播記者聯合會、泰國新聞廣播理事會和泰國報紙聯合會聯盟上書,要求政變集團“重新審視政變以來發佈的媒體禁令”,儘快結束對媒體的限制。
  此外,政變集團指派空軍司令下周召集所有銀行行長和金融界重要人士開會,商討政變後的經濟政策。 據新華社
  (原標題:泰軍方宣佈解散上議院,接管立法權)
創作者介紹

西裝外套

zl94zlpri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